您的位置: 信息浏览
今天是
出版界年终盘点"看花眼"图书榜单说不清理还乱?
2016-12-27 16:47:03  凤凰出版传媒网  出处:北京日报
    每到年底,各行各业的年终盘点纷纷活跃起来,要说哪一类榜单最五花八门,年度图书榜单肯定入选。各种名目的年度图书榜单让人看花了眼,也不得不让人追问:这么多榜单,到底该信谁?入选的图书,评委们真的都看过吗?这些榜单是否在有意迎合读者?

  追问一

  图书榜单太多,该信谁?

  年度图书榜单大有英雄不问出处的气势,其“出生地”既有报纸、杂志、电视等传统媒体,也有数字杂志、数字报纸、网站等新媒体,还有书店、图书研究机构、社交网络平台、出版社。总之,年度图书榜单少说有数百个,还不包括那些冷不丁冒出来的。

  年度图书榜各个气质不同。如今老牌图书榜单大都还在战斗,有10年历史的深圳读书月十大好书榜,坚持独立品格,其2016年十大好书有《我的应许之地:以色列的荣耀与悲情》《思虑20世纪:托尼·朱特思想自传》《望春风》等。亚马逊中国年度图书榜单名目众多,其中《岛上书店》《解忧杂货店》《这么慢,这么美》位居“年度纸质图书畅销榜”前三,但纵观上榜图书皆为市场上的熟面孔。

  一些默默无闻的榜单反倒带来了意外惊喜。“2016年,长沙书店店员年度好书榜”似乎不够“高大上”,入选的图书却品位不俗,如《艾希曼在耶路撒冷:一份关于平庸的恶的报告》《我们的中国》《雕刻时光》等。

  “榜单有一万个也无所谓。”资深媒体人丁杨笑称,图书榜单不具备侵略性,不喜欢某个书单,完全可以无视它。深圳报业集团副总编辑、深圳读书月十大好书榜创办人之一的胡洪侠则认为,图书榜单可以多,但不能烂。榜单也不会把读者带坏,读者没那么傻。

  但一些“密集恐惧症患者”更愿意榜单少一些,精一些。对此,腾讯·商报华文好书榜创始人张英给出建议:从传统精英媒体好书榜中选书比较可行。在他心目中,靠谱榜单包括深圳读书月十大好书榜、南方周末年度好榜单、新京报《书评周刊》年度好书榜、中央电视台《读书时间》好书榜等,不超过十家。他建议,对行业媒体的榜单、出版社自产自销自吆喝的榜单,以及京东、亚马逊、当当网这些纯商业化榜单,都应保持警惕。

  追问二

  参评新书,评委读了吗?

  “年度图书榜单评委不可能把所有的书都读过,这样选出来的榜单,公信力多少是有问题的。”浙江文艺出版社上海分社社长曹元勇说出了不少读者的担心。

  记者最近参加了一场学术好书榜单评奖现场,也证实了这一点,当时有评委说了实话:“这些书没看过,参加这个会,才知道有哪些书回去得买。”另一位评委也直言:“很多书都没有看,只能现场简单翻看一下。”真正看过几本参评图书的评委,不过两三位而已。

  还有一个特别的现象,不少评委都是对学术读物、文学读物、古籍读物,甚至少儿读物“通吃”,不禁让人好奇其读书范围何其宽泛。而且还有一个怪现象,各大图书榜单往往都有翻译类图书入选,但是评委中几乎没有翻译家。

  面对如此种种,图书榜单主办方其实颇多无奈,张英就坦言,“找到合适的图书评委并不容易,毕竟以读书为生的人太少,而且专家、知识分子参与大众启蒙的更少。”在他看来,国内学者往往不会说大众听得懂的“普通话”,只是常年陷入学术圈自娱自乐罢了。而按照胡洪侠的分析,不少评书机构并不知道到底该选什么样的书,所以觉得评委难找,“深圳读书月十大好书榜的评委就不断被别家抢来抢去。如此,评委就都变成老面孔了。”

  至于评委中翻译家的缺席,似乎是新近才意识到的。胡洪侠自曝,深圳读书月十大好书榜评委之前从未请过翻译家,今年终评才新增翻译家李家真。结果经过其审读,不少翻译书籍多多少少都存在问题。《里尔克诗全集》很重要,译者陈宁也已去世,但后来觉得译文不那么“里尔克”,最终该书并未入选十大好书榜。

  追问三

  推榜单,该不该听读者的?

  但凡一个图书榜单的出现,读者、网友都会纷纷吐槽,这也成为年终阅读界一大“规定动作”。

  深圳读书月十大好书榜早在2006年就问世了,那时图书榜单几乎没有,胡洪侠幽默地说:“这么多年来,我们虚心听取读者批评,就是坚决不改。”《聂绀弩旧体诗全编》《集权主义的起源》《万有引力之虹》,还有厚厚的小说《2666》等,该榜单历年推出的十大好书,哪一本都不好啃。以至于不少读者抱怨“太小众、太高深”,而胡洪侠不留情面地回应:“我们是为真正坚持人文阅读、把读书作为生活方式的人选书,不是为大众选的。”他还透露了选书标准,选学术著作注重原创和前沿性,选文学著作注重开拓性,而且经过多年运作更达成共识——不选当年诺奖获得者的书,不选当年茅盾文学奖获得者的书,对市场热门的畅销书则紧闭大门。

  资深媒体人丁杨参加过多次图书榜单评选,他总结道,大众读者和专家其实是两群人,一个榜单不可能既满足读者,又满足专家的阅读喜好,“如果是那样的话,将是一个很怪异的书榜。”而事实上,这样的榜单倒是不少。

  追问四

  追榜单读书,有点儿冒险?

  一个榜单无法涵盖图书市场上更多的好书,在曹元勇看来:“各种好书奖在上个世纪倾向于放大一本书的文化价值,但现如今则倾向于放大一本书的市场价值。”

  最近在网上,读者们纷纷亮出自己的2016年阅读书单,就像行为艺术一样。一位读者似乎很有积怨,“我不喜欢各种年度好书榜单,完全不管吃瓜群众的接受程度和层次,粗暴得近乎不近情理。”他说,希望每一本推荐的书都带着推荐者双手的温度。而读者孔婷学会了自我安慰,她说,自己依旧会读很多书,依旧会有很多自己认为不错的书不会上榜,但又何妨?读者刘子彧则更相信自己的判断了,“你觉得好的,他觉得烂;你觉得烂的,他却捧上天。有自己的看法就好了,不要人云亦云。”

  即便是活跃在各地的读书会也愈发对图书榜单保持谨慎。资深阅读推广人石恢主持“一起阅读”俱乐部,他认为,书还是要读沉淀下来、真正有口碑的,“如果纯粹去追榜单读书,有点儿冒险。”这个读书会坚持“有人读过、觉得好、愿意跟人分享”的选书标准,当代著名女作家系列小说专题阅读,如《偶遇者》《微物之神》《热与尘》《钢琴教师》《又来了,爱情》等,均为书友读过之后再推荐给大家的。(路艳霞)


 (本文已被浏览 1292 次)
 发布人:办公室
 → 推荐给我的好友
上篇信息:中国社科院国家治理研究智库2016年成果发布
下篇信息:数字版权保护技术研发工程竣工 "指纹"识别盗版侵...
  相关评论
  → 评论内容 (点击查看)    共0条评论,每页显示5条评论   浏览所有评论
(没有相关评论)
  → 发表我的评论
您的姓名:   您的Email:
评论内容:
250字内
发表评论:          
 
 
中华人民共和国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新出网证(苏)字001号

集团地址:南京市湖南路1号 

苏ICP备05048417号
网站地址:南京市湖南路1号B座808室
E-mail:master@ppm.cn http://www.ppm.cn/